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邻居小红

朱小红一个人躲在花园的墙边,正在偷窥隔墙包北沐浴的情景

朱小红看得津津有味,显然是被沿室中全裸的包北所吸引,她本能地对异性抱着极大的兴趣,才会目不转睛地偷窥。

“啊,好大的内棒……”包北被太阳得像麦黄色的肌肤、身材高大的裸体,被朱小红她从头看到脚。

“臀部也很美。”朱小红的咽喉情不自禁地吞着口水,她的身体靠在洗手间的柱子上,右手逐步地向自己的下身摸去……

一支眼睛,一直盯住男人腿间长长的肉棒。

“这个男人看来就像有三条腿……哈哈……”不知不觉间,朱小红满脸通红了。

朱小红全身紧张,不停地耸动着肩膀,胸部好似受到针的刺激。

她不断抚摸自己的下体,自己摩擦着阴部,似乎是十分甜蜜的享受。

“啊,这样年青的男子……一晚可以做爱五次……六次……啊……假如都射到我身上多好”她的手伸进自己穿了花裙的腿间,不停地自慰。

浴室中的包北,双手沾满了肥皂,正抓住肉棒在不停地滑动,手淫那根不文之物。

朱小红看见那个粗大的龟头,她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而她的手指,却不自觉地挖弄得更快、探得更深。

那条又粗又大的阳具,在包北手中不住地抽前送后,好像真的插到自己体内那种感觉,令花芯震荡,朱小红忍不住叫了一声出来。

这一下声音,虽然微弱,但似乎惊动了包北,他停了手,不住张望,开始怀疑是否有人在偷看他。

朱小红怕被发现,立即闪到墙的一边。

包北的浴室并不大,很快便发现墙身有一条缝,他贴身到墙缝,开始听到一些紧张的喘息声,他可以断定:有人在贴墙偷看他冲凉。

而他知道自己的浴室是贴着朱小红家的围墙,可以偷看他的人,当然是朱小红家中的人,而他亦知道,家中只有身裁丰满得令人垂涎欲滴的朱小红。

想到这里,包北也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正当朱小红想慢慢退开之际,她发觉墙被人用手指挖开了一个半个拳头般大的洞,朱小红很害怕,她不知道包北想干什么。

突然小洞伸出了一件物件,朱小红定神一看,竟然是一条又粗又长的阳具,这一条便是刚才令她看得无比兴奋的东西。

包北竟然将自己的阳具伸到过来,朱小红简直不敢相信。

朱小红慢慢地凑近欣赏,实在很粗、很大,看得口水狂吞,想要又不敢要,因为一碰到,对方便知道真的有人在偷看。

过了一会儿,包北见没有反应,正想缩回之际,朱小红怕一失去,便很难再有。

朱小红竟然一手抓着他的大阳具,想也不想的就凑个嘴儿去吻,而且还将大龟头含住。

“好大啊真的好大”朱小红的嘴几乎吞不下

包北也被她吮得痒难忍,不禁向前一顶,这一顶,差点儿顶住朱小红的喉咙,弄得她几乎窒息。

朱小红连忙将龟头吐出,大叫:“哎哟…别动…我差点给你呛死了”说着,她继续品尝包北的阳具,又用舌尖舔着马眼。

朱小红转个身,将雪白浑圆的屁股贴近小洞,再用手握着包北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户内,不住磨擦。

但包北却不肯就此停止,用力向洞口一冲,朱小红不由自主“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

包北还没容朱小红喘息过气来,又是一顶,真是其快如箭,大阳具已尽根而入,龟头顶着朱小红发颤的花心。

朱小红身体猛颤,淫水横流。

如此隔着墙洞抽插了五十余下,朱小红更发狂了。

朱小红微微张开美目,嘴角微向上翘,露出甜蜜的笑意:“太好了……太舒服了……”

这时,她的阴户好像发胀,那如婴儿拳头大小的阳具还在里面。

包北把阳具抽出来,仅让龟头抵在洞口,然后摇摆屁股,使得大龟头像陀螺打转似的,接着来个长驱直入,每次要插下之前,必先把龟头拉到洞口,然后再直抵花心。

朱小红被干得阵阵发麻,全身打颤,浪荡百出。

她叫声连连:“啊……这一阵真好……哎……快快快……”

包北猛力的抽插着、顶着,一口气百干了六十多下。

虽然是一墙之隔,但包北胜在天生又长、又大,单是伸出来的部份,经已令朱小红享用不了。

加上包北年轻力壮,又急又劲,抽送得连墙壁也不住“砰砰”作响。

到最后朱小红感到包北要发射之际,连忙跨过身来,马上张大嘴巴,准备迎接。

但包北浓精经已射出,就像花洒一般,喷到朱小红满面都是,眼口嘴,都被又白又浓的精液所涂遍。

有几滴更加射到孔去,朱小红感到极端难受,立即冲回屋内去。

这一次的性爱过程,不折不扣隔墙偷欢,且到深夜,朱小红还在享受当中的美味

到了第二晚,隔壁又传来冲凉的声音,朱小红立即停下手作,冲到围墙。

从墙洞看过去,里面竟然是空无一人,只有花洒在开,朱小红奇怪之际,已见包北爬过墙来。

包北笑着说:“昨天晚上的果然是你。”

朱小红忙道:“不是……”

包北笑着将朱小红拉着:“你不必说谎,否则怎知道这里有小洞”

朱小红正想离开,包北经已将她牢牢拉着。

朱小红问:“你想怎样”

包北说:“我平均每次做爱,也要连续三趟,昨晚你只干了一趟便走,叫我有两次要白白送给自己的手指,今晚无论如何,你也得要赔偿。”包北说着,便将朱小红按倒在围墙边的草地上。

围墙虽然不高,但有浓密的灌木挡着,就像天然的阳台,朱小红试过昨夜的好处,也不反抗。

不知何时,包北已拉开拉链、露出阳具,伸到朱小红面前。

朱小红轻轻的吸吭他的阳具,又用舌头祗着那发红的头部。

包北也不能再忍,一手按着她头部,令阳具更深入她的小嘴,而另一手已握着她的乳房,大力的搓捏着。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朱小红吃了一惊,但很快便平伏了,她一边替他口交、一边轻抚着阳具下的两粒大睾丸。

这时包北已脱去她的睡袍,手已伸进那浅监色胸围内,贴肉的握着那有三十三寸的乳房。

包北掌心在磨擦着那发硬的颗粒,另一支手掌伸入她那红色迷你三角裤内,碰触到她丰盛的下体。

一经他接触,那块毛茸茸的地方便湿了。

朱小红的分泌汹涌而至,包北的手指轻易的插入那濡湿的狭谷内。

朱小红全身震动,口发轻呼,包北站在她后面,双手抚弄那浑圆雪白的屁股,舌头舐弄朱小红的屁股。

每一下碰触,都令朱小红发出销蚀骨的呼声,令他的阳具更硬了。

包北向前一挺,已顺利进入那峡谷之内,双手不忘那两个坚挺的乳房,大力的握捏着,大力的耸动。

朱小红那里虽然好紧窄,对包北非常刺激,但因为朱小红偷食目标已达到,他的阳具,已插在她下体之内了。

朱小红不断发出呻吟,仿似他每一下抽插,都直达她深处,得到从未有的快感。

包北突然拔出手指,将黏满朱小红的蜜汁的手指,伸进自己嘴里舔了又舔、吸了又吸,还发出“孜孜嚼嚼”的声响。

“哼哼,甜蜜的爱汁……”包北眯起眼睛说,“现在还有更加刺激的玩法哩我会让你更加开心”

包北搂抱着朱小红的腰肢,一撅一撅地抬起她的臀部,然后分开她的双膝,同时抓起自己刚刚脱下的衣服,从上衣口袋内掏出一支发亮的紫色塑胶阳具。

“实际上,我还带了这根东西来哩”包北说。

“那,那是……”朱小红的半边粉脸伏在草地上,翘着屁股,睁大眼睛问。

“这是人造性具呀我今天到成人性玩具店买来的。”包北说,并将性具顶着朱小红的尖。

“你不要乱来……这种东西……”朱小红说。

朱小红一次也没有用过这种塑胶阳具,那种硬梆梆、奇型怪状的样子,以及它的长度,会令她感到不安和恐怖。

“啊不要……”

“你不必担心……”包北用手指拨开“花瓣”,慢慢地将淫具推进去。

“唉呀……”朱小红的双手被绑住,她只能摆动着身体,大声地叫喊,“啊不行呀会破裂的……”

淫具强行插入肉缝时,朱小红真的觉得很恐怖,这根淫具粗实在太大了,但是,包北依旧毫不留情地将它推入。

“我说不要害怕嘛你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

“唔……唔……”朱小红呻吟着,无意中收缩着肉缝。

但是,可能因刚才被玩得相当兴奋,蜜液源源地涌出,她并不觉得淫具的插入有多大的痛楚,一直插到了最深处。

“哼哼,塑胶阳具吸进肉缝之后,有何感想呀”包北问。

“啊,啊,啊……”朱小红感到一阵快感从背部涌向肛门,她终于摇晃着臀部,开始不断呻吟。

“是吧,心情很舒服了吧”包北也高兴地笑了。

“啊……啊……啊……”

朱小红已经失去了理性,不知不觉间,似乎整个身心都崩溃了,蜜液源源地喷出,连朱小红自己也完全感觉到了。

“哇……朱小红,你这么兴奋呀”包北将滑溜溜的淫具立即拔出。

“啊……”朱小红不由得长叹一声,似乎余兴未尽。

“是啊,不要拔出来吗你还想要吧”包北带着嘲笑的口气问她,再次将淫具推进朱小红的内缝,然后开始不停地插入拔出,反复地冲刺。

“啊……请不要乱动呀”朱小红说。

原来包北抓着阳具,在她的肉缝内乱加摩擦。

“但是,一定要这样摩擦,才够刺激呀”包北并不想就此罢休。

“啊……啊……啊……”这时朱小红全身都充满强烈的快感。

“哇……你……简直是淫水奔流呀”包北也惊叫起来。

“啊,嘻嘻……”朱小红兴奋得挺起臀部不停地摇晃,左右扭动之后,再前后挺动一番。

一声激烈的呻吟,混合着一股腥臭,淫液源源而流,朱小红迎来一个高潮。

“仔细一看,你这臀部真是美极了。”包北说。

他突然用手指去触她的肛门,温柔地抚摸着。

“啊,那……那边不行呀”朱小红似乎突然清醒过来。

“哼哼,这里才美哩你是第一次嘛,所以…”包北的手指离开了,但是,转瞬之间,朱小红的肛门被包北涂上冷冷的东西。

“啊……”朱小红的肛门突然收缩。

“这是润滑油呀感觉舒服吧”包北的手指像画圆圈似的,将润滑油涂在朱小红的肛门。

“噢……”

包北的手指突然浅浅地插入她的肛门,插进第一个指关节为止。

朱小红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而其实她并无痛感,被包北手指一插,她反而觉得特别兴奋。

“喂不痛吧”包北插入到第二个关节了。

朱小红的确不觉得疼痛,大概涂了润滑油的关系吧

但是,也许包北一开始就只打算玩弄她的肛门吧他早就准备了润滑油,朱小红感到很惊奇。

“这样一来,你就渐渐感到舒服了吧”包北的手指开始活动,慢慢地开始摩擦抽动。

“啊……啊……啊……嘻嘻……啊,不行呀”

朱小红一面扭动着臀部、一面呻吟起来,可是过了一阵子,她的肛门似乎松弛了许多,与此同时,她又感到肛门一阵阵发热,原来包北开始用自己的东西去抽插。

“啊……唔唔……”

“嘿,你呻吟得更加动听啦真是美丽的新娘呀”包北一面出言调戏,一面不停地抽出插入。

“啊……啊……啊……”朱小红感到全身麻痹。

“你再扭动屁股呀”包北说。

“啊……啊……啊哈……”朱小红果真扭动屁股,她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异常而强烈的快感。

朱小红几乎被包北弄得半死,但包北似乎才刚开始。

包北在朱小红的小洞内抽送了二、三百次之后,竟然还不肯射精,直到将她翻过身来,又在她的正面不断重重地插下。

每一下都如地盘内的打桩机一般,直插到朱小红的深处。

包北的阳具少说也有七寸长,在这种冲击下,朱小红亦有些难以容纳。

再过二百多下的抽送,才在朱小红的面上狠狠地喷射了一次。

但包北没有因此而停止,竟然拔起地上的嫩草,用来拨弄朱小红那个充满春水的淫洞。

快感电流窜跑着全身,包北巧妙的手抚摸着朱小红的肉体,朱小红心内发痒,腰肢不断扭动。

“现在,你是我的奴隶了。”

包北重重的吻,亲吻在朱小红的颈项间,两手罩在高耸的双峰上,用力的按摩着,有时抓起一团肉,有时夹着小红豆。

朱小红的身体蠕动,包北上下其手在她的身上爱抚,朱小红受不了地挺直了身。

“啊……我要……我好想要……”

朱小红的花瓣充着血、小樱桃挺硬了起来,下半身的嫩肉在包北手指下微微颤抖。

“啊……啊……啊……”

包北手指撑开肥大的阴唇,他的两支指头插进阴道中间,指尖在里面拨弄着,黏稠的爱液喷了出来。

朱小红的身体一切都准备好了,包北迅速回复状态,像热铁一般的家伙,一口气的压进她的毛洞。

“啊……好硬……好硬……进来吧,快点进入吧”朱小红挺挺腰,抬起了屁股,迎着包北的家伙。

洞内涌出泉水般的爱液,润滑着包北的家伙,洞内像是熟烂的果实,充血得通红。

“啊……好棒……啊……啊……”朱小红感觉整个身体飘飘然脑中一片空白,整个心升了起来。

包北的抽送,好像永无止境似的,朱小红只见到天上星光灿烂,人就如做了神仙一般快活。

忽然,她看到墙头四边,都布满了一双双充满淫意的眼睛,再看清楚,原来是一大班左邻右里的男人:有桃太狼、闷闷猫……

朱小红大惊,推开包北。

包北笑着说:“再过十分钟,我便可以赢了他们的投注,我跟他们赌,最少可以弄你一个钟头,你现在走不得。”

包北按着想爬走的朱小红,在背后狠狠地又插入她的小洞内,不住抽插……

朱小红想走出不能,就在这个露天舞台上,被包北再抽送了十多分钟,然后才勿匆忙忙地逃回屋内。

不过恶梦现在才开始,因为她经已成为这一区男人赌性能力的目标,每次他们想赌什么性花式,朱小红都必须偷偷地去出席,成为无数精液的镖靶:

因为当晚她跟包北造爱时,被拍下的照片实在太多了。

朱小红一个人躲在花园的墙边,正在偷窥隔墙包北沐浴的情景。

朱小红看得津津有味,显然是被沿室中全裸的包北所吸引,她本能地对异性抱着极大的兴趣,才会目不转睛地偷窥。

“啊,好大的内棒……”包北被太阳得像麦黄色的肌肤、身材高大的裸体,被朱小红她从头看到脚。

“臀部也很美。”朱小红的咽喉情不自禁地吞着口水,她的身体靠在洗手间的柱子上,右手逐步地向自己的下身摸去……

一支眼睛,一直盯住男人腿间长长的肉棒。

“这个男人看来就像有三条腿……哈哈……”不知不觉间,朱小红满脸通红了。

朱小红全身紧张,不停地耸动着肩膀,胸部好似受到针的刺激。

她不断抚摸自己的下体,自己摩擦着阴部,似乎是十分甜蜜的享受。

“啊,这样年青的男子……一晚可以做爱五次……六次……啊……假如都射到我身上多好”她的手伸进自己穿了花裙的腿间,不停地自慰。

浴室中的包北,双手沾满了肥皂,正抓住肉棒在不停地滑动,手淫那根不文之物。

朱小红看见那个粗大的龟头,她的视线一刻也没有离开,而她的手指,却不自觉地挖弄得更快、探得更深。

那条又粗又大的阳具,在包北手中不住地抽前送后,好像真的插到自己体内那种感觉,令花芯震荡,朱小红忍不住叫了一声出来。

这一下声音,虽然微弱,但似乎惊动了包北,他停了手,不住张望,开始怀疑是否有人在偷看他。

朱小红怕被发现,立即闪到墙的一边。

包北的浴室并不大,很快便发现墙身有一条缝,他贴身到墙缝,开始听到一些紧张的喘息声,他可以断定:有人在贴墙偷看他冲凉。

而他知道自己的浴室是贴着朱小红家的围墙,可以偷看他的人,当然是朱小红家中的人,而他亦知道,家中只有身裁丰满得令人垂涎欲滴的朱小红。

想到这里,包北也有一种兴奋的感觉。

正当朱小红想慢慢退开之际,她发觉墙被人用手指挖开了一个半个拳头般大的洞,朱小红很害怕,她不知道包北想干什么。

突然小洞伸出了一件物件,朱小红定神一看,竟然是一条又粗又长的阳具,这一条便是刚才令她看得无比兴奋的东西。

包北竟然将自己的阳具伸到过来,朱小红简直不敢相信。

朱小红慢慢地凑近欣赏,实在很粗、很大,看得口水狂吞,想要又不敢要,因为一碰到,对方便知道真的有人在偷看。

过了一会儿,包北见没有反应,正想缩回之际,朱小红怕一失去,便很难再有。

朱小红竟然一手抓着他的大阳具,想也不想的就凑个嘴儿去吻,而且还将大龟头含住。

“好大啊真的好大”朱小红的嘴几乎吞不下

包北也被她吮得痒难忍,不禁向前一顶,这一顶,差点儿顶住朱小红的喉咙,弄得她几乎窒息。

朱小红连忙将龟头吐出,大叫:“哎哟…别动…我差点给你呛死了”说着,她继续品尝包北的阳具,又用舌尖舔着马眼。

朱小红转个身,将雪白浑圆的屁股贴近小洞,再用手握着包北的阳具,对准自己的阴户内,不住磨擦。

但包北却不肯就此停止,用力向洞口一冲,朱小红不由自主“啊”的一声,大叫了出来。

包北还没容朱小红喘息过气来,又是一顶,真是其快如箭,大阳具已尽根而入,龟头顶着朱小红发颤的花心。

朱小红身体猛颤,淫水横流。

如此隔着墙洞抽插了五十余下,朱小红更发狂了。

朱小红微微张开美目,嘴角微向上翘,露出甜蜜的笑意:“太好了……太舒服了……”

这时,她的阴户好像发胀,那如婴儿拳头大小的阳具还在里面。

包北把阳具抽出来,仅让龟头抵在洞口,然后摇摆屁股,使得大龟头像陀螺打转似的,接着来个长驱直入,每次要插下之前,必先把龟头拉到洞口,然后再直抵花心。

朱小红被干得阵阵发麻,全身打颤,浪荡百出。

她叫声连连:“啊……这一阵真好……哎……快快快……”

包北猛力的抽插着、顶着,一口气百干了六十多下。

虽然是一墙之隔,但包北胜在天生又长、又大,单是伸出来的部份,经已令朱小红享用不了。

加上包北年轻力壮,又急又劲,抽送得连墙壁也不住“砰砰”作响。

到最后朱小红感到包北要发射之际,连忙跨过身来,马上张大嘴巴,准备迎接。

但包北浓精经已射出,就像花洒一般,喷到朱小红满面都是,眼口嘴,都被又白又浓的精液所涂遍。

有几滴更加射到孔去,朱小红感到极端难受,立即冲回屋内去。

这一次的性爱过程,不折不扣隔墙偷欢,且到深夜,朱小红还在享受当中的美味

到了第二晚,隔壁又传来冲凉的声音,朱小红立即停下手作,冲到围墙。

从墙洞看过去,里面竟然是空无一人,只有花洒在开,朱小红奇怪之际,已见包北爬过墙来。

包北笑着说:“昨天晚上的果然是你。”

朱小红忙道:“不是……”

包北笑着将朱小红拉着:“你不必说谎,否则怎知道这里有小洞”

朱小红正想离开,包北经已将她牢牢拉着。

朱小红问:“你想怎样”

包北说:“我平均每次做爱,也要连续三趟,昨晚你只干了一趟便走,叫我有两次要白白送给自己的手指,今晚无论如何,你也得要赔偿。”包北说着,便将朱小红按倒在围墙边的草地上。

围墙虽然不高,但有浓密的灌木挡着,就像天然的阳台,朱小红试过昨夜的好处,也不反抗。

不知何时,包北已拉开拉链、露出阳具,伸到朱小红面前。

朱小红轻轻的吸吭他的阳具,又用舌头祗着那发红的头部。

包北也不能再忍,一手按着她头部,令阳具更深入她的小嘴,而另一手已握着她的乳房,大力的搓捏着。

他突如其来的动作,令朱小红吃了一惊,但很快便平伏了,她一边替他口交、一边轻抚着阳具下的两粒大睾丸。

这时包北已脱去她的睡袍,手已伸进那浅监色胸围内,贴肉的握着那有三十三寸的乳房。

包北掌心在磨擦着那发硬的颗粒,另一支手掌伸入她那红色迷你三角裤内,碰触到她丰盛的下体。

一经他接触,那块毛茸茸的地方便湿了。

朱小红的分泌汹涌而至,包北的手指轻易的插入那濡湿的狭谷内。

朱小红全身震动,口发轻呼,包北站在她后面,双手抚弄那浑圆雪白的屁股,舌头舐弄朱小红的屁股。

每一下碰触,都令朱小红发出销蚀骨的呼声,令他的阳具更硬了。

包北向前一挺,已顺利进入那峡谷之内,双手不忘那两个坚挺的乳房,大力的握捏着,大力的耸动。

朱小红那里虽然好紧窄,对包北非常刺激,但因为朱小红偷食目标已达到,他的阳具,已插在她下体之内了。

朱小红不断发出呻吟,仿似他每一下抽插,都直达她深处,得到从未有的快感。

包北突然拔出手指,将黏满朱小红的蜜汁的手指,伸进自己嘴里舔了又舔、吸了又吸,还发出“孜孜嚼嚼”的声响。

“哼哼,甜蜜的爱汁……”包北眯起眼睛说,“现在还有更加刺激的玩法哩我会让你更加开心”

包北搂抱着朱小红的腰肢,一撅一撅地抬起她的臀部,然后分开她的双膝,同时抓起自己刚刚脱下的衣服,从上衣口袋内掏出一支发亮的紫色塑胶阳具。

“实际上,我还带了这根东西来哩”包北说。

“那,那是……”朱小红的半边粉脸伏在草地上,翘着屁股,睁大眼睛问。

“这是人造性具呀我今天到成人性玩具店买来的。”包北说,并将性具顶着朱小红的尖。

“你不要乱来……这种东西……”朱小红说。

朱小红一次也没有用过这种塑胶阳具,那种硬梆梆、奇型怪状的样子,以及它的长度,会令她感到不安和恐怖。

“啊不要……”

“你不必担心……”包北用手指拨开“花瓣”,慢慢地将淫具推进去。

“唉呀……”朱小红的双手被绑住,她只能摆动着身体,大声地叫喊,“啊不行呀会破裂的……”

淫具强行插入肉缝时,朱小红真的觉得很恐怖,这根淫具粗实在太大了,但是,包北依旧毫不留情地将它推入。

“我说不要害怕嘛你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

“唔……唔……”朱小红呻吟着,无意中收缩着肉缝。

但是,可能因刚才被玩得相当兴奋,蜜液源源地涌出,她并不觉得淫具的插入有多大的痛楚,一直插到了最深处。

“哼哼,塑胶阳具吸进肉缝之后,有何感想呀”包北问。

“啊,啊,啊……”朱小红感到一阵快感从背部涌向肛门,她终于摇晃着臀部,开始不断呻吟。

“是吧,心情很舒服了吧”包北也高兴地笑了。

“啊……啊……啊……”

朱小红已经失去了理性,不知不觉间,似乎整个身心都崩溃了,蜜液源源地喷出,连朱小红自己也完全感觉到了。

“哇……朱小红,你这么兴奋呀”包北将滑溜溜的淫具立即拔出。

“啊……”朱小红不由得长叹一声,似乎余兴未尽。

“是啊,不要拔出来吗你还想要吧”包北带着嘲笑的口气问她,再次将淫具推进朱小红的内缝,然后开始不停地插入拔出,反复地冲刺。

“啊……请不要乱动呀”朱小红说。

原来包北抓着阳具,在她的肉缝内乱加摩擦。

“但是,一定要这样摩擦,才够刺激呀”包北并不想就此罢休。

“啊……啊……啊……”这时朱小红全身都充满强烈的快感。

“哇……你……简直是淫水奔流呀”包北也惊叫起来。

“啊,嘻嘻……”朱小红兴奋得挺起臀部不停地摇晃,左右扭动之后,再前后挺动一番。

一声激烈的呻吟,混合着一股腥臭,淫液源源而流,朱小红迎来一个高潮。

“仔细一看,你这臀部真是美极了。”包北说。

他突然用手指去触她的肛门,温柔地抚摸着。

“啊,那……那边不行呀”朱小红似乎突然清醒过来。

“哼哼,这里才美哩你是第一次嘛,所以…”包北的手指离开了,但是,转瞬之间,朱小红的肛门被包北涂上冷冷的东西。

“啊……”朱小红的肛门突然收缩。

“这是润滑油呀感觉舒服吧”包北的手指像画圆圈似的,将润滑油涂在朱小红的肛门。

“噢……”

包北的手指突然浅浅地插入她的肛门,插进第一个指关节为止。

朱小红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而其实她并无痛感,被包北手指一插,她反而觉得特别兴奋。

“喂不痛吧”包北插入到第二个关节了。

朱小红的确不觉得疼痛,大概涂了润滑油的关系吧

但是,也许包北一开始就只打算玩弄她的肛门吧他早就准备了润滑油,朱小红感到很惊奇。

“这样一来,你就渐渐感到舒服了吧”包北的手指开始活动,慢慢地开始摩擦抽动。

“啊……啊……啊……嘻嘻……啊,不行呀”

朱小红一面扭动着臀部、一面呻吟起来,可是过了一阵子,她的肛门似乎松弛了许多,与此同时,她又感到肛门一阵阵发热,原来包北开始用自己的东西去抽插。

“啊……唔唔……”

“嘿,你呻吟得更加动听啦真是美丽的新娘呀”包北一面出言调戏,一面不停地抽出插入。

“啊……啊……啊……”朱小红感到全身麻痹。

“你再扭动屁股呀”包北说。

“啊……啊……啊哈……”朱小红果真扭动屁股,她已经进入忘我的境界,异常而强烈的快感。

朱小红几乎被包北弄得半死,但包北似乎才刚开始。

包北在朱小红的小洞内抽送了二、三百次之后,竟然还不肯射精,直到将她翻过身来,又在她的正面不断重重地插下。

每一下都如地盘内的打桩机一般,直插到朱小红的深处。

包北的阳具少说也有七寸长,在这种冲击下,朱小红亦有些难以容纳。

再过二百多下的抽送,才在朱小红的面上狠狠地喷射了一次。

但包北没有因此而停止,竟然拔起地上的嫩草,用来拨弄朱小红那个充满春水的淫洞。

快感电流窜跑着全身,包北巧妙的手抚摸着朱小红的肉体,朱小红心内发痒,腰肢不断扭动。

“现在,你是我的奴隶了。”

包北重重的吻,亲吻在朱小红的颈项间,两手罩在高耸的双峰上,用力的按摩着,有时抓起一团肉,有时夹着小红豆。

朱小红的身体蠕动,包北上下其手在她的身上爱抚,朱小红受不了地挺直了身。

“啊……我要……我好想要……”

朱小红的花瓣充着血、小樱桃挺硬了起来,下半身的嫩肉在包北手指下微微颤抖。

“啊……啊……啊……”

包北手指撑开肥大的阴唇,他的两支指头插进阴道中间,指尖在里面拨弄着,黏稠的爱液喷了出来。

朱小红的身体一切都准备好了,包北迅速回复状态,像热铁一般的家伙,一口气的压进她的毛洞。

“啊……好硬……好硬……进来吧,快点进入吧”朱小红挺挺腰,抬起了屁股,迎着包北的家伙。

洞内涌出泉水般的爱液,润滑着包北的家伙,洞内像是熟烂的果实,充血得通红。

“啊……好棒……啊……啊……”朱小红感觉整个身体飘飘然脑中一片空白,整个心升了起来。

包北的抽送,好像永无止境似的,朱小红只见到天上星光灿烂,人就如做了神仙一般快活。

忽然,她看到墙头四边,都布满了一双双充满淫意的眼睛,再看清楚,原来是一大班左邻右里的男人:有桃太狼、闷闷猫……

朱小红大惊,推开包北。

包北笑着说:“再过十分钟,我便可以赢了他们的投注,我跟他们赌,最少可以弄你一个钟头,你现在走不得。”

包北按着想爬走的朱小红,在背后狠狠地又插入她的小洞内,不住抽插……

朱小红想走出不能,就在这个露天舞台上,被包北再抽送了十多分钟,然后才勿匆忙忙地逃回屋内。

不过恶梦现在才开始,因为她经已成为这一区男人赌性能力的目标,每次他们想赌什么性花式,朱小红都必须偷偷地去出席,成为无数精液的镖靶:

因为当晚她跟包北造爱时,被拍下的照片实在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