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难忘的大学粉色回忆

这?我追忆一段我在大学的往事,没什么情色的内容,只有真实的叙述,

望能勾起和我同龄的朋友那些青涩的青春回忆。

我是九十年代初上的大学,那时流行跳交谊舞。学校?风气还算比较好,不

像现在那样的随便,男女同居的事情根本就没有。

各所大学的交谊舞厅一般都是在食堂或体育馆,条件差点,但气氛很好。这

?是我寻找欢乐的主战场。

1990年11月2号,听班长说他上星期六在建材学院跳舞时,很浪漫地

认识了一个同省的女老乡,一个很漂亮的财大女生。于是当天就打扮一番和班长

去财大找她。

见到她后,我眼前一亮,这女孩果然漂亮,很符合我的审美观,圆脸短发,

五官秀丽、丰满性感,娇俏可爱。我们三个从财大后门绕到建材,进入舞场。我

和班长都请她跳舞,玩得很尽兴。

我和她攀谈,感觉她对我也有好感。她主动约我明晚到她学校去跳舞,还答

应我到我的活动室来听磁带。我感觉她真是天真可爱,任何一个能说会道的男人

都会很容易跟她亲近。

我动了追她的念头,这样似乎和班长成了情敌,可惜爱情是自私的,只好对

不起这位善良的班长了。

我问她:「你有男朋友吗?」

她也反问我:「我去你学校找你,你女朋友会说你吗?」

当我们知道对方都是「单身」的时候,都很高兴。她也告诉了我她的名字叫

沉丽。

22:20,我和班长送她回寝室,班长约她周一来学校看电影。她还特意

提醒我:「别忘了,6点半,来呀!」

我含笑点头。

回来的路上,我心情奇好,班长却忧心忡忡,莫非气馁?

11月3号我如约到6号楼去找沉丽,阿姨叫了两次都没人答应。我心?不

好受,以为又受骗了。后来我抱着一线希望请一位不相识的女同学去上楼打听,

终于她下来了,仍是昨天那样浓妆艳抹,光彩照人。

她说正在听收音机,没听到阿姨唤人,跟我连连道歉。我说没关系。

因为时间尚早,我们就沿着学校的小路向后操场走去,绕着操场跑道散步两

圈,一边走一边聊天。

我编了一个笑话讲给她:五十年代一个党员欲向他心目中的她求爱,却苦于

找不到合适的词,翻阅外国小说,有「亲爱的,你是我心目中的圣母玛利亚」之

语,他想,外国人信耶酥,就把耶酥的母亲当作自己心目中的女神,而我信仰马

克思呀。于是他给恋人写情书:「你是我心中的马克思他妈。」沉被这个笑话逗

得直不起腰来。

19:20,我们进到了她学校的舞厅,坐在一个角落。我去叫了两杯雀巢

咖啡伴侣,1。2元一杯。我们很快就消灭了它,然后就下舞场。

我们频频下舞池,不跳的时候就在一起,俨然老相识。她似乎不愿意在我面

前露丑,所以我教她四步花步时,她说别学了。我们跳了三曲快三,第三曲时,

有一对摔倒了。沉就害怕了,上身不敢往后仰,「我不愿意摔倒。」

整个过程中,沉只有一次是陪着别人跳,其余均伴我身侧。她却不愿意与我

跳「两步」,我也无此意。

我在财大的一个老乡后来发现了我们,拍拍我的后背:「操!」

我也回拍他两下。管他什么看法哩。

她曾两次叫我请别的女孩跳舞,我都笑着摇头拒绝了,一直就陪着她。

最后一曲《一路平安》,曲终我们正好到门口,于是就第一次冲了出去,快

步往她寝室赶。

本以为送她到门口我就可以返回学校,没想到她说:「我去上面换件衣服,

加厚点,马上下来。」

我摸不清情况,就说:「那我在这?等你。」

好长时间,她才下来,换上了牛仔装,我们一起出校门。

原来是她有两个同学让她十点钟往翔鹰去看通宵电影。

我们坐102路到五角场,在车上,她不停地逗弄一个被父亲抱着的不满三

岁的小男孩,她那娇笑的样子让人感觉太可爱了。

我就一直陪她走到电影院门口,路上我说:「很长时间没有像今天这么愉快

了。」

她说:「我怕你不开心,所以叫你请别的女孩跳舞。」

我说:「不会的,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都是黄金。」

她却若有所思地否认,后又莫名其妙地问我:「男孩子都喜欢开玩笑吧?」

我也否认。

到电影院门口,见到了那位同学。沉对他介绍我:「这是我同学,专程送我

的。」然后客气地下了逐客令:「谢谢你啦。」我只好跟她们互道再见,返回学

校。

心?暗笑:昨天刚认识的,今天就变成了她的同学?女孩子撒谎真是天性。

对于沉,我总觉得是个难解之谜。88届的漂亮女孩居然没有男朋友,实在

有违常理。我猜测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特喜欢玩,不愿受约束,你跟她一块儿

玩,同乐,可以,但想做她男朋友没门(除非特别让她动心的,可惜她的眼光绝

对不会低);二是非常老练,假作天真,喜欢被任何一个男孩子崇拜、追求,喜

欢玩弄追求她的男孩子的感情,不愿独属一人,以至于如今尚无男友。

她对我应该颇有好感,夸我的话让我都脸红了,如:你挺有男人气概,你挺

成熟,B型血是可爱,你挺有见解,你有个性。等等。这些话我受之有愧,她说

出来也未必是真心。但我确实给她一种有共同语言,能玩在一起的感觉。

昨天跳舞时,她开始说今天要教一位女同学跳舞,没空儿,后来问我今天有

空后就主动邀我。我以为今天是让我作她教舞的道具(即便如此,我也愿意),

哪知她从宿舍楼下来时打扮得非常漂亮,手?捏着舞票。还径直与我闲逛,原来

这次只有我们俩跳,她把教舞的事推到明天了。

我很愿意跟她交往,但我也知道不要抱太大希望。过程不要太轻举妄动,还

是见机行事吧。

11月5号是我校第三届大学生艺术节的电影节,班长肯定请沉丽在我校看

电影了,我没有见到她,不知班长和她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越来越感觉沉不好琢磨,所以只求以后每次玩得痛快就是了。

11月10号晚上我去财大找沉丽,很顺利,她穿着高粱红大衣下来。可她

这次不想跳舞,我约她去我学校活动室聊天听音乐,她又说不愿意出去。待得知

活动室离宿舍很远,才勉强同意了。

我明白她是怕撞上班长。谁知这晚的运气真的非常差,从小卖部绕近道却被

那个讨厌的经理拦住不让进,到活动室之后却发现音响出了毛病,效果非常差。

到21:00,沉告辞了。我送她到学校后,感觉今晚很扫兴,就提出去她学校

的咖啡厅坐坐,喝了两杯清咖。22:00,我送她回到寝室,约她下周五晚上

18:00在宿舍等我便再见了。

可这次,沉丽却失约了。我虽然也有心理准备,但仍黯然泪弹。看来沉对我

并不放在心上,所以才不在乎地失约。我在她宿舍的服务台给她留了字条,让她

周六晚上18:00来我学校活动室找我。

11月17号是周六,下午两个老乡来找我,一直待在我这?。我想起和沈

的约会,就跟他们明说了,吃完饭干脆大家一起到活动室等沉丽。从18:00

等到18:30,沉没来。老乡们就劝我去她学校找她,我也不再推辞,跟他们

道歉后赶往财大。到了6号楼服务台,却见沉丽正在帮阿姨干活。我欣喜若狂,

沉见到我却没什么太大的热情。我心?不在乎,心想我今晚就赖上你了。

她说她见到了条子,但时间周转不过来,就不去了。我也不好再说什么。

等她吃过晚饭从楼上下来,主动提出去建材跳舞,我自然欣然答应。

到建材体育馆前,沉说:「今晚我请客。」

我说:「没必要。」她就不再坚持了。

进去后,不一会就觉得热,我们到舞厅外喝了两杯咖啡。看到我用调羹喝咖

啡,她对我说:「给你提个建议,你不会介意吧?喝咖啡时调羹是用来调咖啡,

不是用来喝咖啡的。」

我很高兴,她毕竟关心我了。

她在跳舞过程中倒是比以前柔顺多了,甚至主动跟我跳「两步」。我在一曲

慢四时慢慢的把她的手放下去,她也没像以前那样固执地那手臂再端上来。跳舞

时我们离得很近。她一共和别人跳了两曲,结束后马上回到我身边。但当我们要

在一起坐时,她都是让我先坐,好像是怕她先坐后我坐得离她近。

跳舞结束后,我提议到建材的操场上转转,她没拂我的意,聊了一会后,她

提议回去。我约她第二天星期天再一起玩,她婉言拒绝了。

看来我只是她一个「玩友」,她对我并没有过浓的兴趣。

人说:「恋爱如挖井」,只要不停地挖,掌握技术,不惧一时的挫折,总归

能挖出水来。可我的特点就是求快,没有耐心。

11月20号,学校贴出海报说晚上放《港台歌星演唱会》的录像,我中午

就给沉丽打电话,问她晚上过来看吗?哪知她一口回绝。再问她什么时候有空,

她又全盘否定,连上次允诺的周日也说没空了。要不是她在电话?以关心的语气

问我现在怎么样了,我真以为她讨厌我了。

11月24号星期六,我中午去财大找沉丽,阿姨笑着看着我,说中午不找

人,但为我破次例。很顺利,沉就下来了,这次她没来得及打扮,我惊讶地发现

她和我的一位女老乡一样,脸上有红色片疹,实在令人倒胃口。这样也好,我对

她的热情可以降温,在关系上可以更潇洒一些了,即使失去她也少些痛苦,多些

平衡。

我跟她说明来意,明天请她到锦江乐园去玩。她不太愿意去,因为她不好意

思花我的钱。倒是我千求百恳,她才算同意了。约好明早7:30在财大大门口

碰头。

我对追求她的兴趣越来越低,何况追到手又有什么意思。所以决定不抱这方

面的希望,只希望每次能玩得愉快就行了。

周日我提前10分钟到了财大门口,沉丽很准时来了,她是刻意打扮过的,

脸上浓妆,上身西装,脚穿高跟鞋,很温柔地跟着我乘车来到五角场。在公交车

上,我给她抢了个座位,她心安理得地坐下了。中途她屁股往?挪了挪,请我合

坐那张凳子,我笑着拒绝了。接着倒乘公交车时,她主动去问路。我曾把她往我

身边拉了一下,她很柔顺地靠了过来。可后面我几次拉她,她却很「倔强」。

乘车到梅陇,进入锦江乐园。先玩了「急流勇进」,她坐在船头,我坐在她

身后,往下冲时,她紧靠压在我胸前,小孩子般娇笑大叫。这个游戏她玩得很开

心。

她又去买了盒话梅,买时问我喜欢吃什么,我说随便。

我们玩了「空中转椅」、「空战机」。后来玩「莲花盘」,我手转那盘,速

度很快,结果她说:「头感到要掉下来了。」下来后说不舒服,走路都不稳。坐

在凳子上休息一会后,她说不想玩了,买了袋花生果,剥着吃。

我建议去划船,她答应了。但买票时我没零钱,还是她掏了一元。在船上,

她给我剥花生吃。我因为手握船桨,手弄得很脏,上岸后她便把花生剥一半壳,

另一半带壳递在我手?。

她请我玩了「单环滑车」,花了她7元。她在玩时兴奋的「哇哇」大叫,很

开心。

我提议去吃饭,她同意了。我们进的是?面一个环境挺好的高级餐厅,要了

两客蛋炒饭、两碗三鲜汤,花了我14元。我们都没吃完就饱了。

沉却说不想玩了:「如果你想玩,我陪你。」我说我都玩过了,其实我口袋

?的钱已经不多了。于是我们就决定返回来。

在等车时,沉说道:「你的性格挺好的,我的性格有点怪,高兴的时候乱讲

话,不高兴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

到徐家汇后,她坚持要返回学校。我无奈,和她乘上公交车,在「老北门」

这一站时,我招呼她下车,因为我想逛豫园。她下车后说很不舒服,可能是吃三

鲜汤的海鲜不合口味的缘故。

于是我们匆匆忙忙逛完小商品市场,便乘车返回,沉旋即又马不停蹄地赶到

公交车站,因为她要回去休息一下,晚上复习功课准备星期四的考试。出来时她

就说:「我今天挺疯的,周四要考试,书一点儿还没看呢。」所以她匆忙跟我告

辞。我跟她道再见,她回头,盯着我笑着说「再见」,还说道:「今天玩得很高

兴。」

我却是很内疚,毕竟让她不舒服地回去了。

11月27号,下午,我来得财大找她,在宿舍楼叫不到她,我便到餐厅去

找。恰好看见她和几个女生在学校的小路边挑拣贺卡。我拍她一下,她回头看见

是我,很自然地笑着,带着我到后操场转了一圈。

我询问了她那天的不舒服,现在怎么样了。她说已经好了。我向她道歉、解

释,罗哩罗嗦地唠叨,第六感告诉我,她有点不耐烦了,我的「表演」过火了。

她几次提出给我买晚饭,我自然拒绝了,于是她便急匆匆地跟我告辞去吃晚

饭了。

我和她只呆了不到20分钟,看来我在她心目中的位置很一般,这个女孩太

难征服了。

从杭州实习回来后,12月10号,我去财大找沉丽,把她叫下来后,她却

既不惊喜,也不热情。我约她晚上到我那?去,她连说没空儿,很不耐烦。最后

答应我周日来找她便迫不及待地跟我告辞了。

结果周六我和老乡恰好到财大去跳舞,走到6号楼的时候,见到沉在服务台

那?,我便想再试试运气,喊她出来后,她用礼貌的神情,不礼貌的语言把我很

快打发走了。于是我和老乡回到建材跳舞。

12月16号的周日下午17:35,我就来到了财大,把沉从楼上叫下来

后,她怪我来得太早了,并让我19:30再来找她。我让她去我那?,她无论

如何也不肯,看得出她对我已经没有了兴趣。

她说晚上要跳舞,就上去了。我等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和她进入舞厅,沉少

言寡语,我也心情不好,于是越呆越僵,不一会儿她干脆不愿和我呆在一起了。

快结束时,我跟她道歉,她「得理」不饶人,凶巴巴的。

哼,我最不吃这一套了,于是我们谈崩了,她连再见也不肯说。

失去了她,我只好再过寂寞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