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最新网址www.sq088.xyz   

天赐情缘

我和荣儿相遇,应该说是一段如歌般的奇缘

  现在回想起来,假如当时促成我们相遇的诸多偶然因素中那怕只有一个小小

细节没有发生,我俩也会擦肩而过。那么,也就不会有我们今天的相识、相知乃

至两相厮守了。

  那一年我32岁了,正是如火如荼的年龄,可我的前妻恰在这时离开了我。

她到澳洲洋插队一去不回,不久听说她和一个白人同居了。我真想不明白,以她

的身子骨,如何受得了那根洋枪的折磨。无奈之下,我和她办了离婚手续,取回

了我的自由身。身体自由了,可我的心却没有获得自由,身边没有女人陪伴,夜

夜独守空房的滋味非常难受。

  每每邪火冲天的时候,只好打手枪解决问题。一天,老板派给我一桩美差,

叫我替他去D城出席一个招待会,还派他的车送我。这等好事很难遇到,冥冥之

中我期待着发生一点艳遇。

  司机小吴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所以一路上很郁闷。两天的会议好吃好喝还有

一份价值不斐的礼品,让我的心情好了许多。回程时路过一个小镇,路边有个发

廊,我招呼小吴停车,说洗个头再走。进得门来,只见几个油头粉面的小妹或在

聊天、或嗑瓜子正无聊得紧,见有客来都围上来打招呼。

  我拣个位子坐下,过来一位牛高马大的村妹帮我洗头。这时我才发现旁边的

椅子上坐着一位姑娘,不施脂粉,斜梳的一条粗辫子从她脖子右边垂到胸前,模

样很是清新靓丽,与那些浓装艳抹的发廊妹截然不同。我一下子来了情绪,对她

说:“你来帮我洗好吗?”

  她羞涩地答到:“我不会,我是来这里找我老乡玩的。”我道:“没关系,

你就拿我的头做试验吧,给你练练技术。“没想到她居然同意了。她挽起袖子摆

开架势就在我头上抓挠起来。

  她一上手我就发现她没说假话,她真的不会洗头,下手不知轻重,抓得我头

皮发疼。我连忙叫她停下,还是换了那个村妹来洗。

  洗完头按摩快结束时,村妹对我说:“老板跟你商量个事,你帮我带个人去

F城好吗?”我说:“你怎么知道我要去F城?”村妹说:“看你的车牌呀。”

我说没问题,是谁啊?她说就是刚才给你洗头的妹子呀。我一听正中下怀,忙不

叠的满口答应,心想你这不是把一块肥肉往狼嘴里送吗?

  回程剩余的路途,我的感觉就大不相同了。小吴心领神会故意慢慢开车,好

让我有多点时间

  摆平这条靓女。

                (二)

  九十年代初期,有一句流行语叫做“东西南北中,发财到广东。”数百万外

省民工蜂拥而至,

  蔚?壮观。这位姑娘就是她们当中的一员,普通得如同大漠中的一粒沙。通

过交谈我很快发现她真是傻呼呼的什么也不懂。她说,她是来“杀广”的。“杀

广”这个词让我感到很新鲜,可我想就你这傻样还“杀广”?让人卖了还帮人数

钱呢!和她聊天时我仔细端详着她的容?,发现她属于那种乍一看并不让人感到

惊艳却越看越耐看的女人。

  她已24岁显然不是处女了,从她的谈吐我判断她的确刚来广东不久,应该

还没受到什么污染 .她的眼睛很美,有一种勾魂摄魄的力量,嘴唇丰满而性感,

让人?生亲吻一下的冲动。尤其是她那一口整齐而洁白的贝齿更是深深的吸引着

我,她很爱笑,一笑一口漂亮的洁白牙齿,非常醒目,这?她增色不少。

  一路走一路谈笑风生,使我们很快熟悉起来。我知道了她在F城迎宾馆做收

银,这对一个外省妹而言已是一份很难得的工作。她来自G省一座江边小城,名

叫小荣。近乎原始的青山绿水滋养了她妩媚的容?,可是广东湿热的气候使她才

来不久便生出几颗青春痘痘。

  我想长这痘痘不仅仅是气候的原因,应该还有性欲不能满足的因素吧。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她说她有些头晕,我说你躺下会舒服些,并往边上靠一

靠。她稍一犹豫竟真的躺在了我的腿上。这一刻我忽然生发出一种怜香惜玉的情

感,觉得她就是上天赐给我的另一半。我心里想,如果在床上她是一个尤物,我

就不会再放弃她,我要珍惜上天的赐予。

  借着黄昏的余光,我细细打量着她。她那柔软的鬓发、柔美的耳廓都让我冲

动。

  我低下头在她耳边、面颊轻吻着,她显然没睡着,只轻轻扭动了一下,并未

抗拒。我大胆起来,热吻的力度越来越大,并把她的脸向上,好让我能吻到她的

红唇。

  一开始我感到她的唇绷得紧紧地,但渐渐有了反应,变得丰润而柔顺起来。

她的反应鼓励我得寸进尺,我突然把一只手从她衣服下摆伸进了里面,而且一步

到位,立即从奶罩上边把她的一个奶子握入掌中。她的乳房与我前妻的差不多大

小,温润柔韧,足够握满手掌。趁她扭身抗拒时,我的另一只手又趁虚而入,从

领口快速进入,迅速占领了另一座奶头山。

  这道防线被攻破后,她挣扎了一下便不再做无谓的反抗,整个身子瘫软了下

来,任我咨意轻薄了。

  事已致此,小荣索性仰身平躺,在我的热吻和搓揉中感受着性的刺激以及还

有些陌生的温存。

  以我的阅历,男女之间一旦接吻那么感情就会急速升温,这就是?什么许多

性从业者在“开工”毕壬鞑唤游堑脑颉4耸贝说氐奈揖褪钦庋娑宰判闵刹汀?缕

缋嫉男∪?乙盐薹?

  阻止自己对她?生爱的感觉。我想我既然已把她揽入怀中,并且把她弄上床

也是迟早的事,我就应该对她负起一种男人的责任。

  车驶进G城时,已是夜色阑珊了。三个人都很饿,便找了个地方吃饭,饭毕

已近10点,从G城

  到F市的末班车早已开走,小荣无奈,只好听从我的安排住下。在酒店客房

里,我不敢久留。那时的酒店孤男寡女同处一室会有人查的,所以我也不敢造次

了。分手时约好我第二天一早来叫她饮早茶。

  当夜我上床已是凌晨时分,并且久久不能入睡。我在心里反复策划着征服小

荣的步骤,我想只要把她哄到家里来,事情便有了把握。迷迷糊糊的直到四五点

钟才睡着,一觉醒来已经9点多了,我急忙起来洗漱完毕,骑上摩托便直奔小荣

住的酒店。

  把她叫起来吃完早茶,看她心情不错,我试探道:“时间还早,要不到我家

去坐坐?”小荣不知有诈,毫无戒备地说好啊。

  也许在她看来,去朋友家串串门是很正常的事,可她忘了这不是在她的家乡

啊,而是在G城!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却也布满了陷阱。

                (三)

  五分钟的车程便来到我家楼下,进得家门换了拖鞋,即刻感到气氛随意了许

多。我带她各个房间看了一下,见屋里到处杂乱无章。

  小荣说:“怎么这么乱?”我说:“没人收拾。”她犹豫一下想问什么却没

问,我想她从家里没啥女人用品已猜到我是单身了。最后来到我的卧室,看见那

宽大的睡床,小荣有些不自然,可还没等她做出反应,我已从背后把她环抱在怀

中。小荣显然已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本能地抗拒着,一下子蹲坐在地下,还用

手捂住了脸。

  她这一招让我感到意外,我觉得好象狐狸咬刺猬,无从下咀。可我毕竟是行

家里手,哪能被她这点小伎俩难倒。

  我一发力把她整个人抱起来,一下放到床上,紧接着我压了上去。我用双手

捧着她的脸,在她的丰唇上狂吻起来。而下身的阳具也不失时机地充血膨胀,她

的小腹肯定能感到那条东西的饥渴和坚强。

  在我突如其来的凶猛攻势下,小荣已然是意乱情迷、魂不守舍了。可她并未

放弃抵抗,仍然用双肘奋力护住胸部。此时已是箭在弦上,以我的经验现在如果

不把事儿办了,再等下次机会的话,那就是猴年马月的事了。我不言语,继续努

力,嘴巴在她脸上乱吻,双手在她身上乱摸,我发现她的健美裤是松紧带的,于

是有了主意。

  我假意起身要把她的上衣往上翻,果然她中计了。她见我起身也急忙站起身

来,谁知我以极快的速度一下子将她的裤子连同小底裤扒到了小腿下,我身体向

前一倾又把她压在了床上。我的嘴追逐着她的唇,同时我的一条腿强行伸进了她

的两腿间,使她的双腿稍稍分开,而我的一只手随即伸进去抚摸在她的阴户上。

  当我的手触到她那毛绒绒、肥嘟嘟的小屄的一瞬间,小荣的喉咙突然发出嗯

的一声呻吟,随即软了身子。她不再抵抗,只是胸部在剧烈地起伏着。我心里一

阵轻松,以?事成了,只把注意力放在了那只抚摩着肥美小屄的手上。然而我马

上发现我错了,因?我看见了一行清泪从她的眼角流向鬓发,她的眼睛紧闭着,

她的神情是那样的无助而又无奈,甚至还有一丝酸楚。

  见此情景鬼使神差地我也停止了动作,思绪更是陷入了懊恼之中。当我回想

了一下眼前发生的事后,我不禁在心里骂着自己真他妈不是东西,乘人之危欺负

一个举目无亲的外来小妹,这哪是君子所?!

  我自认是个正派人,一向不屑于与小人?伍。可我今天的作?让自己沦?一

个十足的小人,一个只想着肉欲?君子,内心不禁感到十分自责!

  卧室里弥漫着尴尬的气氛,我起身坐在床边惶惶然不知所措。小荣默默地理

好衣服,又拢了拢头发,也坐在床边一言不发。良久,我才轻抚着她的背部明知

故问:“生气了?”她不理我……无语……沉默……

  又是良久,我终于放下面子并发自内心地向她说:“小荣,对不起!”

  也许是我的真诚打动了她,她也终于开口小声说:“你欺负人!”

  见她脸色有所缓和,我急忙辩解道:“是我不对,可我真的喜欢你呀。”她

说:“如果你真的喜欢我,就应该尊重我。可你这样对我让我很难接受!”

  我说:“我知道不该这样做,真的不是想欺负你,只是一下没管住自己。”

接着就把自己从认识她到现在的感受、想法一古脑儿全倒了出来,絮絮叨叨说了

有好一阵儿。听着我的倾诉,小荣的脸色慢慢恢复了自然。最后我装着可怜巴巴

的样子说:“我之所以这样,主要是我……““怎样?”“……饿的太久了”。

  没想到这句话让小荣破涕?笑,她扑哧一声说:“你坏!”还用小拳头在我

胸口捶了一下。我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顺势一带,使她重又回归我的怀抱。我拥着

她让她的头靠在我的胸前,我的腮放在她的头上,闻着从她秀发间飘逸出的青春

气息,那是一种催人发情的异性气息,好闻极了。

  小荣靠在我的怀中一动不动,好一会儿她才喃喃地说:“其实我也挺喜欢你

的,只是我不敢奢望有什么结果。“她声音虽小,可我真真切切地听清了她说的

什么。我用手?起她的下巴颌儿,我们的眼睛相互凝视着,良久,我从她的眼里

读懂了:“我愿意给你,你要我吧……”

                (四)

  我就象换了一个人,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粗暴与急切,其实这才是正常的

我。我用手温柔地抚摩着小荣的脸庞,眼睛与她对视着,心里想着你真是一个让

人心疼的女人。于是我们慢慢倒在了床上,很自然的我们重又开始接吻的前嘻程

序,只是这次的吻和先前所有的吻比较起来已迥然不同,因?经过这一番波折,

我俩的心态都有了微妙的变化。

  我已然把她当成了“我的”女人,不仅从生理上而且从心理上认同并接受了

她。试问一个男人对自己的女人应该怎样的疼爱?更何况小荣是个如此娇媚多情

的尤物。而我推测小荣此时的心态是,她已认可了我这个男人,虽然不奢望好的

结果,却又不能抵御追求好结果的欲望,而且她也愿意相信我会对她负责。

  小荣那丰满的红唇唇变得生动且主动起来,她迎合着我的热吻并且张开了嘴

巴,用舌尖挑动我的舌头,还不时吞咽下由于热吻而?生的唾液。

  小荣其实很容易?生性冲动,当她自愿交出自己的时候,她便把自己完全放

纵开来。我懂得这就是熟女和少女的区别。

  已解风情的熟女全然没有少女的羞涩、忸怩和惶恐,她们会把自己全身心地

投入到性爱享受中。此时小荣已从热吻的快感中获得了足够的催情动力,面色潮

红,呼吸急促,身躯不停地扭动着,喉咙里还哼哼唧唧的发出娇羞的呻吟。

  我伸手从她背后解开她的乳罩连同上衣一起脱了下来,又褪下她的裤子和小

小的裤衩,让她坦呈在我的眼前。

  看见我凝视着她,小荣还是羞涩地用小臂遮住了眼睛。面对着这个任我欣赏

的女裸体,我不禁由衷赞美上天的造化。小荣那婀娜起伏的躯干,白净细腻的四

肢,莫不让我惊叹复又惊喜。她的乳房不是那种许多男人垂涎的爆乳,却也称得

上丰满,平躺着在胸前隆起足有两寸高。

  特别是弹性恰到好处,搓揉时手感极佳,软韧适中,摇曳荡漾。那冰莹的肌

肤几乎就是透明的,几条青色的血管蜿蜒在起伏的乳峰上。

  她的腹部雪白而健美,肚脐呈圆形被皮下脂肪簇拥着形成一个不深不浅的小

坑儿。再往下我的视线便来到那最诱人的关键部位,平躺着小荣的阴阜要远远高

于她毫无赘肉的小腹和修长大腿,从侧面看那就是一座野草丛生的小丘。

  她私处的耻毛在女性中应属于较多的,曲卷型,柔柔的静静的不事张扬。有

些女人的阴毛是直直的,通常比较浓密,这类阴毛让人感到凶悍,不如曲卷型的

阴柔温顺。以我的性经验,女人阴毛的多寡决定她性欲望和性能力的强弱。

  我有个情人就是阴毛旺盛,在床上生猛极了,嘴里一个劲儿地叫着“我还要

我还要,”仿佛永不满足。

  这种女人一般男人是搞不定她的。

  我伸出两手试图扒开小荣的双腿,小荣忽然捂住阴户曲卷了身子,可只是一

乎儿她便又释然了,

  回过身慢慢分开她的两条美腿,将她最神圣的“主阵地”毫无遮掩地暴露在

我面前。

  我的心跳加快了,因?她的阴户正是我最心仪的那种外观形状,两片大阴唇

丰厚肥美,上面还长着许多细长的屄毛,虽然已不是少女所特有的那种嫩红色,

可由于动情充血,大阴唇鼓胀得呈现出更?诱人的暗红色。

  那两片小阴唇藏身在肥厚的大阴唇中间,只稍稍露出头来顾盼着外边,仿佛

在准备迎接外来入侵。我?起她的双腿扒向两边,然后一头扎进她的胯间,贪婪

地品尝起她肥美阴唇的滋味。我一边舔吮着她,一边腾出手来解除自己的衣裤,

刹那间我和她已是坦呈相对、肌肤相亲了。

  小荣的阴户已是淫水汨汨,乃至屄毛都染湿了,而我的阳具也早已怒不可遏

了,急盼着去捣毁一个温柔的巢穴。我不再犹豫,起身提枪直冲桃源洞口而来。

我用龟头抵住她的阴唇,上下划动几下便分开了大门,此时阴道前庭已是泛滥成

灾、爱液丰沛,我只是屁股稍一前顶,扑哧一声便顺利插入了那个我早已神往的

温柔小穴。

  随着我粗大阴茎的侵入,小荣在我身下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呻吟,这正是我所

期待的。其实我对自己的阳具充满自信,不论形状、大小还是色泽。我想任何女

性只要看到它剑拔弩张的样子都会爱不释手的。在我自慰的时候我曾经量过,它

足足有16公分

  这个长度虽不算出类拔粹却也足够应付任何女阴了。此时它已勃胀到极致,

龟头呈紫色,柱体青筋暴跳,高昂着头颅傲气十足,勃起足有时钟十点的高度。

当它徐徐挤进小荣那滑润的阴道时,一种令人销魂蚀骨的紧握感扑面而来。初次

光临这块陌生的风水宝地,让我差点把持不住自己。

  我稳住神并告诫自己:别急,头一次过招千万不能输给了她,而要彻底征服

她!

  我很清楚我所体验到的紧握感,反过来对她而言就是充实与胀满感,这从她

表情上就可以看出来。当我的阴茎顺着她那紧窄细长的阴道走到尽头,她的表情

所反映出的语言是:满意和享受!不仅如此,她甚至还发出了轻微的叫床声,那

声音介乎哼与啊之间,很独特。

  后来与我们做爱多了我才知道,小荣的叫床声以及性爱语言多彩且淫荡,令

性交情趣倍增,这让我非常受用。也正因?这一点让她在我床上、在我身下具有

了非凡的性吸引力和性魅力。

  我记得当时她的表情给了我极大的鼓舞,我轻轻地抽插了几下使阴茎完全润

滑,同时也适应了她的紧窄束缚,于是我用双手支撑着上身开始了活塞运动,以

正常速度连续不停地抽插戳刺,足有十几分钟时间,其间只是稍微变换了一下姿

势,以便腾出双手去搓揉她那两只白净的奶子。

  那种强硬阴茎与柔韧阴道长时间紧密摩擦所?生的快感使人迷狂,我清晰地

感觉着她阴道四壁的握力和弹力,享受着全身心的酥麻与舒适,爽得忘乎所以。

  一轮攻击下来,双方的肉搏阵地已是一塌糊涂、泥泞不堪,她的爱液把床褥

都染湿了好大一片。

  我拔出阴茎用龟头戏弄着她的阴蒂,同时做适当休整,半分钟之后又开始了

新一轮攻击。这是一轮不留余地的凶猛刺杀,快速而凶狠,每次突进都是一次不

遗余力的撞击,乃至迸发出清脆响亮的操屄声。这声音类似拍掌却又不尽然,我

想任何男人都会认同它是世上最美妙的声响!

  在我的撞击下,小荣的两只美乳也有节奏地上下舞动,突起的乳头在空中划

出一个美妙的椭圆,真可谓滔滔胸乳销魂蚀骨,吸引我的眼球刺激我的感官。我

俯下身压在她奶子上,让她的奶子顶着我的胸脯,享受着一具肉垫的柔韧弹性。

  我双手与她的十指交叉,两脚背勾住她的两脚底,嘴唇相吻,而我的鸡巴依

然在她的肉洞里狂插猛捣,此刻,我感到了对她的彻底占有,那种雄性动物天然

具有的占有欲被满足到无以复加!

  在我140斤体重的压迫下,小荣的腰臀还努力向上顶着迎合我的抽插,忽

然,她用双手按在了我的屁股上,眼神迷离,意识模糊,我知道她已然不可挽回

地向颠峰走去了,于是我又快速猛刺了十几下,把她送入极乐世界。

  我稍稍?头欣赏她高潮中的脸,只见她紧闭双眼,大张着嘴,忽又合住嘴从

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痛快淋漓的怒吼,把积蓄多时的欲火彻底释放出来。恍惚中她

的屁股不停蠕动着,屄肉在有力收缩着,吸纳砸吮着我的阴茎,使我也无法控制

地高潮了。我将储存已久的粘稠精液一古脑儿射进了她的阴道深处,同时进入了

她?我搭建的人间仙境!

  我们同时达到的高潮绵远而悠长,云遮雾罩的让人无所适从而又极度舒适,

我们相拥着、体味着,久久不能回到现实中来……

  在高潮过后的回味中,我的意识一片空白,只剩下肉体享受着那无以言表的

官能愉悦。此时此刻,我虔诚地感谢上天将这样一个妙人儿送到我身边,啊不,

是荣儿,此时我在心底里已把她唤作荣儿,也就是说我再也不会舍弃这个带给我

至美性爱的女人了。

  一阵倦意袭来,我俩都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大约过一个多时辰吧,我先醒

了。看着依偎在我臂弯中的秀发散乱的荣儿,我心中涌出一股柔柔的怜爱,不禁

把她向怀中抱紧。

  这一动把她也弄醒了,她睡眼惺松张嘴就问:“几点了?我要走了。”说着

就要起身。我揽住她不让她动,在她额头、面颊上亲昵地吻着,她也庸懒地回应

着我。我用手在她光滑细腻的脊背上轻挠,我知道这会让她很舒服。

  温存中我对着她的耳朵喃喃低语:“不走了,留下来陪我!”“啊?不行,

会炒我鱿鱼的!”

  “打电话再请两天假嘛,我不想你离开我!我舍不得你走。”她犹豫了,庸

懒的氛围里她其实也

  不想动,于是她妥协了:“那好,随你吧,就两天!”

                (五)

  见她同意留下来,我心里美极了,心想两天的功夫我要把你操个够,也要把

你喂得饱饱的。心里一动邪念小弟弟立即响应,可见两小时前的性交虽然美满却

未能尽兴。

  不着寸缕的美人就在怀里,我翻身上马又压在了她的裸体上。见我又想要,

荣儿不但丝毫没有拒绝的意思,反而积极主动地迎合我,这让我的心理感觉好极

了。

  一个女人如果在自愿的情况下让你操了,那么再让你操第二回、第三回乃

无数回对她而言都无所谓了。可让我感觉好的原因并不在此,而是她所表现出来

的性交欲望即性欲水平与我相当,这让我很满意。

  也难怪,她刚满24岁正是一个女人的颠峰年华,又遇上我这么一个“马上

高手”,她没有理由拒绝一次美妙的性享受。

  我的经验告诉我,短时间内的第二炮将维持很长时间,绝不会20来分钟就

发射了。所谓头口烟、二道茶,两次操屄顶呱呱,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我并

不急于插入,而是要先把这个美轮美奂的肉体欣赏、玩弄个够。

  小荣也完全没有了陌生的拘谨,彻底放开自己任由我的爱抚与玩弄。

  我端详着她的鹅蛋型脸庞,觉得无可挑剔;眼睛妩媚多情,眼神勾魂摄魄;

鼻子小巧且直,恰到好处地居于脸的中央;嘴巴偏大,嘴唇丰厚而艳红,性感十

分。

  也许有些男人喜欢樱桃小口,而我却讨厌,我更喜欢这种咀型,因?吻之有

物,可以增强我的快感。她的容貌让我太满意了,至少是个90分以上的美人。

我忽然发现她很象一位女影星,是谁呢?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

  啊对了,是MT,就是和张国荣合演一部影片的那位很有女人味的演员。

  我对荣儿说:“你知道你长的象谁吗?”她道:“你想说我象MT对吗?我

不象,我就是我,我才不要象这个象那个!”荣儿的回答让我觉得她很有个性。

的确,她不需要象谁,她已经够漂亮了。虽然她从偏远的山区走出来不免带些土

气,但是随着大都市生活的熏陶再加一点个人悟性,不需要多长时间,我相信她

走在街上肯定是个回头率很高的妙人儿。

  我把头俯向她的两只高高翘起的奶子,轮流含吮着两颗浅咖啡色的乳头。这

是两坨弹性极佳的面团儿,不软不硬,软中带硬,硬中有弹,柔韧温润,乳头乳

晕极漂亮。我爱不释手地恣意把玩着,让她的奶子不停地变换着各种形状,揉搓

捻按,吸吮舔咬,细细品味着由手掌传递到大脑的快感。

  好一会儿我才依依不舍地离开她的乳房,用舌尖舔着她细如凝脂的肌肤,沿

着腹部向下,经过肚脐下腹来到阴阜,又用嘴唇抿着她茂密柔软的阴毛。我特别

喜欢她大阴唇上的细长阴毛,觉得很性感。

  我用下嘴唇插进她的阴道前庭,将一瓣大阴唇含在口中,仿佛含着一块肥厚

滑腻的扣肉,好刺激!

  忽然我觉得口中不舒服,原来是一根脱落的毛毛在嘴里。

  我拿出来拉直一看,足有八九公分长。我悄悄的把这根屄毛放到床头柜上,

想留作纪念,不想我的小动作被荣儿看见了。她说:“你干吗?”我说:“留个

纪念。”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你多拔几根吧。”我一听喜出望外,心想这

姑娘挺开通的嘛,我靠!

  于是我把手指插入她的毛丛,再握紧手指慢慢拔起来,一看,哈,指缝间夹

着好几根毛毛呢。我有收集女人阴毛的爱好,每搞上一个女人都要留下些这种东

东,然后夹入一个本子中,把阴毛的根部帖在纸上,并让它保持原始状态。